• <strong id="98atpe"><li id="98atpe"></li><fieldset id="98atpe"></fieldset><q id="98atpe"></q></strong><tr id="98atpe"><acronym id="98atpe"></acronym><dir id="98atpe"></dir><big id="98atpe"></big><ul id="98atpe"></ul><dl id="98atpe"></dl></tr><div id="98atpe"><u id="98atpe"></u><ul id="98atpe"></ul><q id="98atpe"></q></div><fieldset id="98atpe"><kbd id="98atpe"></kbd><optgroup id="98atpe"></optgroup><u id="98atpe"></u></fieldset>
      <u id="98atpe"></u><pre id="98atpe"></pre><strike id="98atpe"></strike>
              1. <dd id="mkcfqu"><table id="mkcfqu"></table></dd><tt id="mkcfqu"><font id="mkcfqu"></font><ins id="mkcfqu"></ins><noscript id="mkcfqu"></noscript><abbr id="mkcfqu"></abbr></tt><small id="mkcfqu"><bdo id="mkcfqu"></bdo><li id="mkcfqu"></li></small><bdo id="mkcfqu"><tfoot id="mkcfqu"></tfoot></bdo>
                1. 博格達諾維奇/輸得起才能贏得起 ——心態很重要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輸了又能怎麽樣,又不贏房又不贏地的。”很小的時候和父親下棋父親對博格達諾維奇說過這句話;初中的時候和父親打籃球,父親對我說過這句話;今天和父親打乒乓球,我的父親又對我說了這句話。
                  這天的打球,和以往一樣,父親要求查拍,也就是打一場七局四勝的比賽。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,我打算換一種我不太熟悉的打法,這種擊球方式比較適合正手扣殺。由于我剛剛開始琢磨這種打法,反手還不太熟練,因此丟了不少球。前三局勉強打出1:2的比分,第四局又被9:11拿下...我漸漸丟掉了一開始的好心情,再加上我父親那邊一句句“刺耳”的話:“球都發不過來了,哈哈!”“這還能讓你再扣上(即扣殺)?!”“你能不能上點兒心?”。還有,只要我一沒打著或是把球打下網,他就來一下“耶!”……我仿佛失去了理智,幾乎接近暴走...都說沖動是魔鬼。是的,變成“魔鬼”的我,爲了挽回點兒面子,使用了我比較熟練的常規打法。但是我還是以3:11輸掉了最後一局。那一刻,我氣憤地都想把球拍直接順窗戶扔出去。我努力地控制自己,帶著一身汗拖著累得發抖的肢體把自己摔在椅子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查拍查拍能不能不查拍?!”我滿含怨氣地甩出這一句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查拍吧……”父親啜了一口茶,“就像你們考試一樣,考驗你的技術上和心理上的能力,你一輸球就開始不是心思了,然後就一個勁地吃球(即對手發過來的球沒有接到),越來越不好好打,最後你看看你什麽態度,一發球發那麽老高……唉……你吧,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還老是在那邊刺激我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就受不了了?幹什麽事都一定要受到別人影響麽?”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我想起這次期末考試時的情景。當時考數學的時候,由于卡了兩道選擇題,心裏十分緊張。那張卷子的計算量很大。我在思考的時候,周遭都是筆在演算紙上“沙沙沙”的聲音。我越聽越鬧心,越不想聽這聲音,它反倒被耳朵擴大了分貝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額頭上嘩嘩冒汗,腦袋裏一片空白,只剩下“沙沙沙”……刺耳般充斥著我大腦的每一個角落。臨交卷時,面對大面積空白的試卷,我篩糠似的抖。那一刻,很無助,很無奈,很無語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,更重要的是輸不起。打球怕丟球,考試怕碰到不會的題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“主要還是心態,心態很重要。一個人的心態能決定他能不能把事情辦好。沒有好的心態,即使有再好的基礎,效率也不會太高。以好的心態去面對每一個球,每球必爭,才會打出真正的水平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我漸漸穩定情緒之後,站起來又和父親打了兩局。我發現當我不再因丟球而氣惱時,不論是較擅長還是不擅長的打法,都很好地發揮出它的長處。認真對待每一個球,或輸或贏都以微笑去面對,不再看重結果,而是享受打球的過程。即便是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也沒有之前那麽累。最後輕松地拿下了兩局。
                  輸的起才能贏的起!贏了不驕傲,輸了不氣餒。心態這個東西,真正能夠左右它的人只有我們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親愛的同學們:
                  謝謝你們四年來的陪伴,讓我學會成長,讓我永遠珍惜和你們一起度過的時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四年了,對于熱愛D班的我們,何嘗不是最美的回憶,如果沒有六年級的懵懵懂懂,沒有七年級的渾渾噩噩,沒有八年級的歡歡笑笑,沒有九年級的忙忙碌碌,也一定沒有面多中考,如臨大敵,我們依舊並肩歡笑,那笑聲響徹雲霄。也許是老天嫌棄我們太過嬉鬧,給我們一份驚喜,三場大雨,窗外滂沱大雨,室內奮筆疾書,伴著嘈嘈切切錯雜彈,大珠小珠落玉盤的雨卷簾幕的節奏,我們結束了那駭人聽聞的七科考試,答完英語試卷,那落筆的一瞬,心底長籲一口氣,留下潺潺坦然,走出考場的一霎那,心底在呐喊,終于結束了!無論結果如何,我們都會無怨無悔!
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D班的口號嗎?D班無悔,青春萬歲!別的班級都是些冠冕堂皇的學習奮鬥的字眼措辭,唯有D班,也僅有可能是我們班擁有著無悔的青春與熱情。問世間情爲何物,只看D班同窗情,我們的情誼又豈是那朝朝暮暮得以形容,一朝一夕的守候,多少次支離破碎,只爲那一次的涅槃重生,永遠的D班,我們所鍾愛的D班,只爲了那四年難舍的時光!
                  四年,只因我們是小班,指引我們多一年的守候,五樓,七樓,二樓,那三間小小的教室裏裝載著我們的回憶。
                  五樓,說起六年級,就不得不提我們敬愛的範老師,他高大的身影,黝黑的皮膚,有些駝背的姿態是否依舊曆曆在目?我們端莊大方的李老師是否依舊記得?還有我們妙趣橫生的生物于,常常讓我們“科學的懵一下”柴老師,還有音樂老師劉鑫,還有我們偉岸的剛哥,孫立剛,同學們還記得那個默默無聞只在班級呆一年的趙梓君同學嗎?還有王博,宋洪文?
                  七樓,剛到七樓我們天天累得氣喘噓噓,天天最怕跑步,因爲剛跑完步累得汗流浃背,又要爬七樓,一個個呼哧帶喘,汗涔涔的就爬樓梯,當真是‘修身養性’!兩年的七樓生活留給我們多番滋味,以至于回味無窮,今天再讓我爬那七樓,也許我便沒有當年的心性了,真可謂往事一去不複返!
                  二樓,我們既期盼有恐懼的樓層,期盼的是不用再攀那如泰山頂般的階梯,恐懼的是即將面臨的中考魔鬼訓練開始了,九年級,自從誓師大會後,我們眼看著100天轉瞬即逝,期中來了,接踵而至的校模,一個月走過,區模,兩星期走過,市模,兩星期走過,讓我們肝腸寸斷,嘔心瀝血,天消失殆盡,接著是一周一測的七科大考,四次考試如紅塵滾滾,風煙而過,心境一次次平靜如水,考習慣了,心便靜了,還剩十幾天,我們看著太陽一天天東升,一天天西沉,日子悄悄走了,也到了我們離別的時候,我始終忘不了的是丁老師那兩次落淚,最後一節晚課她發紅的眼眶和哽咽的嗓音,淚悄悄蔓延教室,空氣中彌漫著傷感的氣味。還有當我們一個個走出教室,她背對著我們,那顫抖的身軀迷失的我的眼眸。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我們已分道揚镳,但是我希望博格達諾維奇們的心依舊像從前一樣永遠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0 2001